切沃足球队
浙江新華書店掌門人王忠義:未來的閱讀是無時不在的
發布時間:2019-04-15 | 來源:浙江24小時在線

中國文化中,七是個很有意思的數字,不光是詩文里有“七言”、“七律”、“七絕”,形容人聰明叫“七竅玲瓏”,講人有才華叫“七步成詩”,和董永天仙配的叫“七仙女”,牛郎織女相逢的節日叫“七夕”。

而今年,是錢江晚報與浙江省新華書店集團合作推出第七屆春風悅讀盛典。

事實上,2019年與“七”格外有緣分。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周年,也是浙江省新華書店成立70周年——1949年5月3日杭州解放,5月6日一支由16人組成的新華書店浙江小分隊隨之進入杭州。十天后即5月16日,浙江省第一家新華書店在西湖邊六公園一個棚屋中開業。開業第一天,就售出《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等革命書籍500多冊。同日,在湖濱路36號建立浙江新華書店,負責全省圖書行政和出版發行工作,開始時以大眾出版社名義出書,到了1950年1月,分店遷慶春路542號辦公,樓下開設門市部。隨后又將三元坊的世界書局接管,成為第二門市部。1951年1月,圖書出版與發行分開。新華書店負責圖書的發行,出版由同年4月建立的浙江人民出版社承擔。

時光荏苒,事過境遷,浙江新華書店見證了70年來浙江人的閱讀史,在這高速發展的時代中,關于閱讀究竟發生了多少的變化呢?

為了追尋這個答案,在這個陽光明媚的初春,記者采訪了浙江新華書店現任的掌門人:浙江省新華書店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王忠義。

王忠義

【書籍之變】

線上線上、數字融合發展是未來的大勢所趨

在很多場合,王忠義都會把自己比作“店小二”。他也常說,自己的工作就是為讀者找書,為書找讀者。

但事實上,“店小二”往往是對信息最敏感的人。

說起這幾年圖書市場的變化,王忠義如數家珍。首先是社科類圖書中政治類呈現高速增長,成為帶動市場增長的主要動力。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三十講》《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等。反映浙江改革發展的圖書也持續熱銷,如《讀懂八八戰略》《最多跑一次改革》等。

其次是現象級暢銷書持續發酵,經典文學作品和當代名家力作常銷不衰,小說是暢銷主力。2018年新書打入暢銷榜的為數不多,據浙江新華中金易云大數據平臺顯示,文學類前50位暢銷新品僅僅只有《云邊有個小賣部》《你壞》等寥寥數種,新書的影響力在不斷減弱。一些文學力作持續盤踞排行榜、占據市場主力,如《活著》《平凡的世界》《解憂雜貨店》《追風箏的人》等。

還有影視IP風起云涌,無論是先有小說被搬上大銀幕,還是影視、動漫等的衍生圖書,在熱映的同時也帶動了相關圖書的銷售。如最近熱播的《知否知否》《都挺好》,電影票房突破40億的《流浪地球》,帶動的不僅僅是同名圖書,更是帶動了整一撥科幻潮,科幻類圖書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和追捧,據中金易云大數據平臺顯示,2019年的暢銷榜單上《流浪地球》單冊銷售已達48000余冊,排名上漲1031位。同時《銀河帝國》《三體》《流浪地球電影制作手記》等也沖進榜單。

此外,還有歷史類暢銷書呈現出作者明星化、平民化趨勢,內容也由傳授知識向大眾閱讀方向轉變,并且在解讀歷史的方式上更具藝術化、個性化。如《半小時漫畫中國史》《半小時漫畫世界史》《國家是怎樣煉成的》等書籍的暢銷印證了這樣的趨勢。

圖書市場的變化自然會帶動出版行業的變化,王忠義說,在閱讀方式多元化的今天,傳統出版業所面臨的競爭對手絕不是來自同行或者友商,而往往是來自于互聯網跨界“空降兵”的顛覆和沖擊。線上線上、數字融合發展是未來的大勢所趨,是關系到傳統出版業未來發展的核心所在,因此傳統出版業必須走好融合發展、數字轉型之路,盡快完成以用戶需求為導向的大數據驅動的新商業模式轉變。

【書店之變】

打造文化地標,讓讀者重回閱讀現場

2017年杭州20年沒關過門的慶春路購書中心,因為要停業裝修還給許多杭州的80、90后來了一波懷念逝去青春的“回憶殺”。

然而3個月后購書中心重新開業,打破了原先刻板印象的小清新風格又給大家帶來了驚喜。緊接著,人們發現有越來越多的新華書店,在一眨眼間從原先的古板的“紅白相間”變成了處處可以拍照的網紅店。在一些地市縣,轉型后的新華書店,成為了城市里最漂亮的建筑,有越來越多人選擇在書店逛一逛,坐一坐,甚至有人在書店里求婚。

有風景的慶春路購書中心

消費升級在書店消費、讀者的閱讀行為上有著明顯的體現。王忠義告訴記者,這幾年,由于網絡銷售和數字閱讀的分流,老舊門店的客流減少、銷售減少是非常明顯的。但隨著一個個門店改造提升“變身”文化地標、網紅書店,實體書店客流止跌回升,雙休日節假日更是人氣爆滿,有人評價說這可能是各行各業中人氣最旺的實體店了。不僅圖書銷售有所上升,也拉動了咖啡、文創等文化休閑消費,這也是消費升級和美好文化生活提升的體現。

數據顯示,在過去的三年里,浙江新華在全省范圍內實施了三年門市提升改造工程,目前已完成改造升級70多個,還有的門店正在改造實施中,通過優化門店布局、提升服務質量、創新運營方式等多方面的改造升級,增強讀者的閱讀和消費體驗,讓書店不再僅僅是傳統意義上的圖書零售場所。

“書店承擔著思想宣傳和文化傳播主陣地功能,更關鍵的是在于首先要給讀者一個想進得來的理由,然后有留得下來的愿望,最后有主動消費的行為,通過環境的營造、文化內容的提供,讓每一個讀者重回閱讀現場。”王忠義說,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實現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兩個效益相統一,新華書店也才能加快向基于移動互聯新技術和美好生活的文化商貿與教育服務企業集團轉型。

景寧新華書店

整個時代的技術便捷性、社會開放性和用戶社群化,給悄無聲息的私人化閱讀催生出了一種相對開放的閱讀分享。在王忠義看來,書店是必須去適應這種變化,去滿足和引導新需求的。“可以說,未來的閱讀空間打造,重在空間、亮在空間、贏在空間。”因此,在實體書店,新華書店既打造大而美的城市書房,也打造小而精的社區書店,根據各自特色和目標群體,提供豐富的閱讀活動,為讀者、作者和學者搭建一個近距離交流的平臺,讓他們在真實場景中閱讀、消費、生活和沉浸式體驗,并獲得體驗感、存在感和價值感,真正打造出集閱讀、購物、學習、休閑、社群等于一體的第三空間,讓讀者愛上“以書店為中心的生活”。與此同時,王忠義也表示,浙江新華也正在加快研發移動互聯新技術和多種智能設備在實體書店的應用,致力于打造一個線上線下聯動、紙質書電子書一體化、閱讀與分享一體化、看書聽書購書一體化的智慧書城平臺,讓書店更智慧,讓閱讀更享受。

【閱讀之變】

未來的閱讀,是無時不在的一種狀態

王忠義的辦公室里的大部分空間是被書占據的。對于生于80年代以后的人來說,這可能是種需要整理、收拾的“麻煩”,但在王忠義看來,能被書包圍著曾是一種奢侈。在他的感覺里,閱讀發生的最大的變化是變得“想什么時候讀就什么時候讀,想怎么讀就怎么讀”。

王忠義的“讀”,已經不再局限于傳統的紙質書閱讀了。包含音頻、視頻等各種方式的閱讀,一方面拓展著閱讀的范疇,一方面也在推動著閱讀人群的增長。

根據第十五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顯示,近五年綜合閱讀率保持穩定增長,2017年我國成年國民包括書報刊和數字出版物在內的各種媒介的綜合閱讀率為80.3%,而閱讀形式、閱讀媒介、閱讀習慣也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逐漸呈現出多元化、數字化、個性化的特點。

“不同介質的閱讀率存在著截然不同的命運。”王忠義說。紙質圖書閱讀率雖然有所提高但總體增長比較緩慢,比重呈現逐年下跌的趨勢。而手機已經成為我國成年國民每天接觸最多的媒介主體,人均每天讀書、看報、翻閱期刊的時間加總,不及人均每天手機接觸時長的一半,數字化閱讀率出現大幅度提升。“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一個閱讀新現象,而且這一現象會越來越明顯。”王忠義表示,在智能語音搜索、語音交互技術和AR/MR技術的應用下,將進一步增加數字化閱讀的方便性,通過創造出不同的數字化閱讀場景來滿足讀者個性化閱讀的需求。

慶春路購書中心坐得滿滿當當的讀書分享

當下的閱讀形式主要分為紙質閱讀和數字化閱讀兩種。而根據閱讀形式的不同,讀者大體分為三類:第一類只讀紙質書;第二類只讀電子書,而第三類紙質書和電子書兼而讀之。王忠義表示,自己就是第三類讀者。在家里的客廳、床頭,他都喜歡放上幾本紙質書,特別是睡前拿本書翻一翻,已經是多年來養成的一種習慣,“甚至可以說是一種睡前的儀式,讓自己的閱讀多一點儀式感,而且確實紙質書能夠讓人靜下心來,睡覺都踏實,如果看手機,可能越看越不想睡。”但在平時工作的間隙時間或出差途中,王忠義則是通過手機等移動終端去閱讀電子書、關注公眾號推文,及時掌握時下文化產業和出版行業的最新動態,了解新技術新零售帶來的變化。至于走路或閑暇時間,王忠義說他也會通過喜馬拉雅FM、得到等聽書軟件上聽一些人文社科管理類圖書和名家作品,隨時隨地同步享受行千里路與讀萬卷書的愉悅和充實。

王忠義粗略地估算了一下自己的閱讀時長,雖然閱讀時長不太固定,但閱讀頻率無疑是在不斷增加的,因此閱讀總時長也是增加的,“閱讀形式、閱讀內容和閱讀途徑都更加碎片化、多元化,選擇的空間也大,通過閱讀獲取的信息量和知識量也得到了大幅度增加。”王忠義說,“其實很多讀者應該也都是這樣。”

在王忠義看來,現階段的知識付費主要還是以音頻、視頻、圖文這幾種形式為主,以達到讓人短時間內眼睛一亮的效果,滿足用戶利用碎片化時間來補充自己所欠缺的知識,完善自身知識體系的需求。但是在當前互聯網紅利下,低門檻的知識付費讓整個付費閱讀市場顯得魚龍混雜,而未來會是一個加速優勝劣汰的過程,高需求高消費的閱讀群體會要求付費內容提供者提供更加定制化、專業化的內容體系,這對掌握高質量內容的出版社和機構來說將會有更多的機會。高速率、大容量和低時延的5G時代將會帶來全新的知識獲取和體驗,借助互聯網移動終端將大大提高信息資源的傳播速度,閱讀媒介也將不再局限于紙質書、電子書等等,AR、VR、3D等新技術在出版領域也在不斷進行探索性應用,未來的閱讀應該是立體的、全息的、多媒體的、無時不在的一種狀態。

切沃足球队 看4张牌的抢庄牛牛 足彩预测网 福彩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mg娱乐首页 抢庄牛牛技巧提前看牌 二八杠生死门有几种 ag漏洞我赢几十万 重庆时时大小单双专家 宝贝计划官网客户端 辉煌三肖六码3肖6码网站 天恒最新时时 金库电子游戏平台 2019彩霸王正版免费资料 棋牌游戏娱乐 极速快3我输了20万